你算哪块小饼干

喜欢你

都是套路 2

上文戳此

李易峰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穿着拖鞋去倒了一杯水。本已对当晚收到回复这事不抱希望,没想到他刚喝了一口,便听见手机响起了提示。

收到回复的他就像一只看见鱼的猫,赶忙哒哒哒地跑过去瞧。若不是方才喝了一口,杯中的水洒了怕是也不知道。

打开聊天页面,那人的回复只有两个字:颜值。

李易峰愣了两秒,随即对着屏幕翻了个白眼。竟然只喜欢陈伟霆的颜值?有没有搞错,明明他家威廉身上还是有很多闪光点的好吗?!

想到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被别人“剥削”的只剩颜值,李易峰就异常不爽。 他把手机一扔,两手环胸,气鼓鼓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想:我也送你两个字——肤浅!

许是因久久没有得到回应,那人便又发了一条。听到手机提示音的李易峰颇为无奈地仰头看向天花板,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这个声音如此聒噪。

叹了口气,还是伸长手臂把手机拿了起来。

然而,屏幕上的一句话却让他的表情从漫不经心一秒变为目瞪口呆。

对方说:其实我也很喜欢李易峰的。

不是陈伟霆的粉丝吗?怎么突然又向他表白了?这是个什么情况?难道真的是他俩的cp党?

李易峰又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重复刚才的老套路:那你又喜欢李易峰哪一点?

一手托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手机。本以为还要再等上一会儿,没想到对方竟然秒回了:我喜欢他的全部。

What?!

那边李易峰心情复杂,这边陈伟霆也不好过。他苦苦思索了半天,先是自己想了一下,又结合了粉丝对他的评价…后来又怕一不小心说错了李易峰会因此吃醋不理他,层层筛选,几经周折,才终于推出一个最妥当的说法——颜值。毕竟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身为偶像,李易峰也不好再因此生出什么想法来。

然而,他将自己颇为满意的答案发过去后,苦等半天,也没有等到那人的回复。

陈伟霆慌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表白,看到他家fongfong问喜欢他哪一点,情不自禁地就说了全部。

发完后陈伟霆心想:我该不会是穿帮了吧?

这样想着,手机却弹出了微信的消息提示。陈伟霆瞄了一眼,随即双眼放光,竟然是他家fongfong!fongfong主动给他发消息了耶!

迫不及待地点开页面,却是几张聊天截图。

几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聊天截图。

还没来的及无奈,就收到了李易峰的消息轰炸:没想到吧威廉哥,你的粉丝只喜欢你的颜值,却喜欢我的全部!看来还是我的魅力大啊哈哈哈!

陈伟霆:…(你开心就好)

小仙儿:

我哈

你是温柔他是力量。:

是我本人。

悠悠俯清澜:

香菜馅儿小豆包:

kitabinn:

每次发文都很忐忑,过两秒就恨不得打回重来,假装自己没写过。
写得不好,实在很惭愧。
每次能看到通知有红点都很开心,有你们一直支持我,我才有信心一直写下去。
我会为喜欢我的文的人继续写下去的,谢谢你们。

blackpanda:

正处于自我嫌弃期。
最近上的少评论也无暇顾及了,很抱歉。
看到这个真的想传达一下被别人所喜爱的感动,
政治课正在学,人的价值在于他的贡献,
我想,当我看到自己笔下的他们能让你感动,能给你带来快乐的话——
那么我每天急急忙忙赶时间去充实自己,锻炼自己,在课余时间摸着鱼,就不会是所谓的浪费时间和荒废自己了。
我爱自己笔下的事物,尽管永远不会满意,
我知道有的时候热度不能决定什么,自己的画技真的处于很低的水平,但是我如果在前进,那就可以吧?
也谢谢看到这个的你,包容我的任性与技巧的不成熟(笑)

秋阿声。:

每次发出去都紧张得睡不好觉qwq各种后悔那里如果再改改,剧情这么走会不会显得敷衍会不会逻辑不通顺,用这个梗会不会让角色显得ooc……
大家的心心和评论就是支持我们坚持下去的最好动力TAT真心感谢🙏
能被你们看到,能被你们喜欢,真是太好啦。❤️

盛夏繁星:

非常能理解,每次發完文就是關掉網頁關掉APP的XDDDD謝謝每個願意留下點東西的你們( ;∀;)

⌌⌈╹드╹⌉⌏:

我的毛病实在是非常多,发图也很少基本都是话唠碎碎念…………谢谢不嫌弃我的旁友,尤其谢谢愿意留评论的小伙伴www

继续前排征集唠嗑人员(够了x

沈家十三:

感谢大家不嫌弃我这条咸鱼qaqqqq请一直都不要嫌弃我(hhhhhh羞涩

九本:

有你們真好////

請讓我們繼續在YOI坑裡打滾吧──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都是套路 1

有段时间,李易峰一时兴起,下了一个角色扮演app,除了本体李易峰外,还开了百里屠苏、宁致远等好几个皮。

本是出于好奇,却不料一旦上手,便日渐沉迷。

沉迷到,连和陈伟霆聊天通话的时间都大大缩短。

陈伟霆表示很委屈。想他堂堂一个颜好身材棒的“万人迷”,竟也有和一个app争宠的一天。

累感不爱,人艰不拆。

陈伟霆想去贴吧里开帖痛诉委屈,想去法院状告该app存在设计漏洞,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夫”,想在每一个没有峰峰陪伴的深夜里失声痛哭。

然而他不能。

他只能不停地给李易峰发消息,期待那人于心不忍后的一个回复。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陈伟霆觉得自己好可怜。

终于,在又一次被无视之后,陈伟霆决定,江湖险恶,世事多艰,决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




陈伟霆逮着机会,偷偷看了一眼李易峰的手机,知道了他家fongfong那个本体皮的编号。

之后,他果断在自己手机上下载了这个app,开了一个陈伟霆皮。

那日和陈伟霆约会结束,李易峰就又点开了手机上那个熟悉的图标。一条通知霎时映入眼帘:陈伟霆请求加你为好友。

what?陈伟霆?!

该不会是哪个喜欢他俩的cp党吧?

李易峰摇了摇头。或许,人家就是单纯地想扩一个好兄弟呢?

嗯嗯,一定是的。

既是如此,直截了当地拒绝,反倒显得小气。

用了自己的皮,就不能丢了自己的脸。

想到这里,索性就点了同意。

还有一点是,李易峰理所当然地认为,对方既然披了陈伟霆的皮,那素质必定也差不到哪去,定不会是喜欢骚扰别人的无赖之徒。

可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真的是个“无赖”。

一个爱他爱到骨子里的无赖。




好友申请一旦通过,那边便迫不及待地和他聊起天来。

Hi,fongfong!

李易峰翻了个白眼。我还Hello,酷狗呢!

这么老土的搭讪方式,现在竟然有人还在用!

接下来是不是还要来一句Nice to meet you啊!

李易峰不禁怀疑起这个陈伟霆的真实年龄来。



可就是这样一个土里土气、无时无刻不在给他发消息的无赖,竟然一步步勾起了李易峰的兴趣。

李易峰觉得跟他聊天很舒服,很随意。

虽然只是简单的对话,却有种近乎神奇的魔力。

神奇到,即使是在穿衣服,嘴角也会情不自禁地扬起。

李易峰觉得自己走火入魔了。



在收工后又一个和“陈伟霆”聊天的夜晚,李易峰觉得,自己应该和对方好好谈谈。

李易峰将对话框里的“角色说”切换到本人,问:你是皮下男,还是皮下女?

对方似乎有所迟疑,隔了好久,才回复:我是皮下女。

李易峰惊了一下,又问:那…你是陈伟霆的粉丝吗?

差点直接打成“你是我的粉丝”了。

对方又迟疑了一会儿:嗯。

李易峰松了一口气。

虽然是个女生,但还好是陈伟霆的粉丝。身为陈伟霆的灵魂伴侣,和他的粉丝有所交流,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

李易峰觉得,他内心那份对陈伟霆的愧疚,刹那间消了大半。

李易峰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又问:那…你喜欢陈伟霆哪一点?

他承认,他的内心是好奇的。好奇在粉丝心中,陈伟霆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毕竟,他不是女子,没有那一颗粉红的少女心。

然而,他等了好久,也没等到对方的回复。

难道是有事下线了?

李易峰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陈伟霆,正皱着眉头,对着手机屏幕上的聊天页面发愁。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每个人都希望得到他人的认可和赞扬,尤其是这些饱含心血创作的文字。即使是像我这样的小透明,也会时常点开看看热度和读者反馈…小红心、小蓝手是一种写作的动力,评论是你想表达的感想或建议。相对于我个人而言,我还是比较希望能多一些评论,让我知道在读者眼中我这篇写的好还是不好,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很多读者都把小红心、小蓝手看的很重要,只有特别特别喜欢的文章才会点,这一点我表示理解,也深知我的作品着实不上档次,还有许多需要提高和改进的地方。如果lofter出一个收藏和点赞的功能,这种情况应该会有所改善吧!只是略有些感同身受,并没有强迫我的粉丝们必须点心评论的意思,毕竟我也很珍惜你们这些来之不易的读者啊!日后我一定会好好加油,争取写出更好的作品来回馈你们~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二月二 剃龙须(霆峰小段子)


*霆峰

二月二这天,陈伟霆趁着午饭的功夫,给李易峰打了一个电话。

陈伟霆知道李易峰拍戏辛苦,又听闻他近来饱受围观路透之扰,心疼之余,便想说些玩笑话逗一逗他。

这样想着,却突然听李易峰问道:“威廉,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哦,好像是…二月二,对吧?”陈伟霆庆幸他今日从微博和工作人员口中得知了一二,方不至于在李易峰“面前”显得无知。

李易峰本来想为难他一下,不料这位香港同胞竟然很给力地答对了。正所谓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李易峰在心里偷笑了几声,又问:“那你知道二月二有什么习俗吗?”

“呃…这个…我…确实…不知道…”陈伟霆愣了一会儿,不由自主地挠了挠头。

他家宝贝还真是难伺候,非得看他出糗。

“二月二,剃龙须。也不知前阵子谁在ins上发图撩妹,还问短发还是长发。”听着李易峰略带醋意的语气,陈伟霆一下子乐了。绕了那么大个圈子,本以为是单纯地整整他,没想到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那不就是顺便打出来了吗,你怎么就不高兴了呢…再说,你还在微博上发照片说头发什么时候才能剪呢,湿漉漉的一看就是刚洗过,我说什么了?”陈伟霆想起那张极具诱惑性的图片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暴露在大众面前,即使已经过了好久,心里还是会觉得不舒服。

本来几句安抚就可以解决的事情,陈伟霆却偏偏要翻旧账和他对着干。于是,李喵喵便“顺理成章”地炸毛了:“陈伟霆你还敢顶嘴,我那天洗澡的时候你不就在旁边看着吗!”




*启深

二月二前的那天晚上,张启山很郑重地拉着陈深坐下,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

只见他唇瓣微启,喉结滚动,嗫嚅的样子着实可爱。陈深就这样静静地盯着他等了许久,张启山却仍是不发一言。

“哑巴了?”陈深踢了踢张启山坐着的凳子,“再不说我可就要去洗漱了。”

张启山一下子把目光从地板转到陈深脸上,像是因为感觉到震动才蓦然清醒似的:“我是想说,明天是二月二,你能不能先推了你们行动处的,第一个给我剃头?”

陈深看着他那极为认真的神色,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憋了半天,就为了说这个?”

“嗯。”张启山好像并不觉得自己的言行有什么好笑,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点了点头。

陈深实在受不了,伏在沙发上大声笑了个痛快。


第二天,陈深刚进走廊,柳美娜就甜笑着快步贴了过来。

“陈队长,今天二月二,你看我这头发又长了。等会儿给我剪剪呗!”

徐碧城见状也凑过来,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既然徐碧城过来了,那身边自是少不了唐山海。

扁头带着阿达阿庆在一旁看热闹嗑瓜子,还不忘起个哄插句嘴:“头儿,看在我每天为你端茶倒水买早餐跑腿的份上,你可别忘了我啊!”

“滚,没你的事!”陈深瞪了扁头一眼,看着这乌压压涌上来的一圈人,又想到昨晚他家那口子求他第一个为他剃头的可怜样子,头疼的只能皱眉揉太阳穴。

“干什么呢都围在这儿,也不看看几点了!”正在陈深为难之际,一个熟悉而嘹亮的声音猛地在人群外炸起,陈深侧头一看,可不正是行动处一霸——老毕嘛!

陈深看到老毕眼前一亮,以为终于来了救星,正要突出重围扑过去“抱大腿”,却听老毕又道:“今天上午谁也不许找陈深剃头,我先预定了!”

陈深愣在原地,如遭雷击。知道什么叫雪上加霜吗?知道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吗?

这时,远处又传来老毕“亲切”的话语:“对了,还有你嫂子!”

陈深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老天,遵守个诺言怎么就这么难?

晚风流火夜浸烟

今天是元宵节。

张灯结彩,处处欢歌。

李易峰却觉得,无非就是汤圆焰火、猜谜赏月,年年如此,并没有什么特别。

除非,有他在。





吃汤圆时,这种感觉更为强烈。


汤圆汤圆,团团圆圆,全家团圆,合家欢乐。


而他却身处异地,独饮孤寂。


或许,他该习惯的。





跟父母外婆通了电话,听了好久,也说了许多。挂断的那一刻,他竟有些舍不得。


打开微信,列表里是满满的未读。即便不点开,他也知道那是来自亲朋好友的祝福。


只是,为什么唯独缺了你呢?







孤身一人,百无聊赖,遂装备齐全,信步走上街头。


平日是华灯初上,节日是姹紫嫣红。


明月当空,晚风微凉,耳边有炮竹声响。


好一幅“恬静”模样。








不拘泥于脚步,不束缚于方向,随心所欲,竟甚为舒爽。


“砰—”一道亮光划过夜空,似涟漪乍起,似琵琶弦动。


李易峰的目光随这光亮上升,目之所及,是烟花繁盛。


各色焰火一朵接一朵的绽放,在暗夜拼成这样或那样的形状。璀璨夺目,极尽芳华。





他就这样两手插兜、静默垂立地看了好久。面上是波澜不惊,背影是寂寥萧索。

眸中却闪耀晶莹。

此刻,他是欢喜的。

是谁曾说,他眸中有星辰大海,瞳孔是暖辉月泽。







身前传来哒哒的脚步声,有个孩子在朝他跑来。毛绒绒的衣服将他包裹成小小的一团,看起来温暖又可爱。


他面前是用栅栏隔成的草坪。那个孩子在草坪前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喃喃自语,看样子是在寻找不小心和他走散的妈妈。

李易峰心下了然,思绪凝滞间,不觉抬起右腿,想去帮帮这个惹人怜爱的小家伙。

他却撒开脚丫,一溜烟地跑了。看样子是不准备领他的情了。

难道,我看起来很像拐卖儿童的人贩子吗?


李易峰嘴角抽了抽,我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明明威廉才是吧。







再抬头时,夜色更深,焰火已尽。


这么快啊。

其实焰火,就像昙花,再是炫目,也只是刹那。

我又能红多久呢?

李易峰想。

我们,又能走多远呢?






许是触景生情,又许是多愁善感,李易峰再也忍不住,
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在无数个空隙闲暇和辗转难眠的深夜里都在脑海中闪过的号码。

没多久就通了。

似乎那人也在等着他。

等他的一句问候,等他的一个电话。

威廉。

是这样吗?

易峰情书:

七年磨一剑 从默默无闻到家喻户晓 从低谷瓶颈到高峰当红 从小草长成大树 其中该有多少曲折和心酸 他今日的成就 是用无数的汗水和辛劳换得 并不会因为旁人的几句抹黑就少了棱角 失了颜色 黑他的人报以冷眼 爱他的人会一直都在❤


不理会那些流言蜚语 不忘初心 坚持做自己



驱散阴霾     方可得见阳光

斩断荆棘     便是前途无量

          
                                                
                                             永远爱你❤

【启深】恰似薄雾笼深秋

岁月匆匆,一晃已入深秋。

陈深两手插兜,静静立于窗前。挺拔的背影在黄昏的余晖里显得更为孤傲寂寥。

窗外一片萧条。

微敞的门口处投下一方高大的剪影。

张启山就这样在门外站了好久好久。不进门,不出声,不打扰。他贪婪而专注地盯着眼前人的背影,像是要把这画面刻到脑海的最深处。

张启山知道,陈深有心事。

毕忠良看似对陈深这个过命兄弟信任有加,实则早已有所觉察。若有若无的试探,不着痕迹的疏远,都让陈深获取归零计划的路途举步维艰。

而组织上的催促,沈秋霞的牺牲,更让陈深肩上的重担又增了几分。

身心俱疲。

张启山懂这种感觉。

如今的中华大地,山河破碎,各方割据,硝烟弥漫,阴霾笼罩。连年的征战,军阀的压榨,别国的入侵,让百姓苦不堪言,更让他们这群革命志士深恶痛绝。

可这乱世,又岂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

别说那些无权无势单枪匹马的革命者,就连他张启山,坐拥长沙、有兵有权、威名远扬的张大佛爷,面对岌岌可危的长沙城,也有无可奈何、力不从心的时候。

乱世纷争,谁主沉浮?

陈深和张启山,这两个看起来毫无关联的人,虽有地位身份的差异,但说到底,都是棋盘的里一枚棋子,大海中的一叶孤舟。

幸好,他们并不是孤军奋战,幸好他们还有彼此。

当命运的洪流呼啸而来时,虽不知被卷向何方,但至少可以紧握彼此的手。

想到这里,张启山心头的烦忧被暖流涤荡,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将门敞开的角度又推大了些,张启山缓步而入。

熟悉的脚步声传来,打断了陈深的思绪。他很自然地回头问候:“回来啦—”

像温柔体贴的妻子,微笑着迎接丈夫的归来。

这一瞬间,张启山的心被踏实盈满。

“嗯,回来了。”张启山把脱下的外衣随手扔在沙发上,边说边快步走向令他想捧在手心里的那个人。

双臂紧紧环住他的腰,脸颊和头发轻蹭他的脖颈。

生于乱世又如何?纵天崩地裂,我依然有你陪伴。

这一生,有你,足矣。




马上要面临期末考试的我表示
复习漫漫
路途多艰
吾将上下而求索
so 痛定思痛 闭关修炼 停更一周
(当然 也不排除提前出关的可能)

ps 那十个小伙伴不要取关我呀 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17年马上就要来了
新年快乐呀各位
被歌手李苏的不要不要的我表示
这个跨年 有李才惊喜
未来让我们继续相爱❤